初踏蒙古原乡的悸动与澎湃

2018-08-08 07:08 来源:未知 网络编辑:admin 阅读 报错

  中新网北京10月23日电 (记者 应妮)台湾作家、诗人席慕蓉的作品影响了整整一代人。她的文学作品多写爱情、人生、乡愁,近20年来她更以“原乡书写”确立了在散文上的独特风格。“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写诗的时候得到很多读者鼓励;中年遇见自己的原乡,跟着生命的指引往前走,并没有所谓‘转弯’。”

  席慕蓉携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新作《写给海日汗的21封信》《流动的月光》在首都图书馆举行“草原的回声:席慕蓉诗文道路”主题活动。

  在《流动的月光》里,作者用一颗澄澈的诗心,来体认生命中幽微辽远的感动与牵挂;用温润入心的文字,讲述时光长河里绵长的喜悦与哀愁。童年动荡年月里的辗转与彷徨,初踏蒙古原乡的悸动与澎湃,与灵魂相契的友人的倾心与交流……时光流转世事变迁,她与时间握手言和。

  这个世纪刚开始的时候,一个朋友问我,他说蒙古高原在新世纪对世界有什么贡献?我很谦卑地回答他,现在想,这个问题怀着一种骄傲。我当时的回答是,在经济,科技上我无法回答,但是蒙古高原是世界上仅存的几个原乡之一,蒙古高原让我们心安。我的回答太软弱了。我这个回答有十几年了,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心都变了,谁在乎心安?谁在乎原乡?我们要的是经济发展,我们要挖露天煤矿,我们要挖稀土,我们要天然气,我们要种棉花,我们让所有牧民住到楼房里。我曾听一位旗长说,如果我能让所有的牧民住到楼房里,我就满足了。住在楼房里的牧民能做什么?我们给他们退休金,越老给得越多,他拿了退休金做什么?过日子啊。过日子应该怎么过?日子应该过得有成就有贡献才算。不是说我领你的退休金就是过日子。好像不是只有牧民,农民现在也是这样,住在楼房里。

  《写给海日汗的21封信》是席慕蓉的最新作品集。在这本书里,她预先设定了一个生长在内蒙古的蒙古少年作为自己的诉说对象,她给这个孩子取了一个名字叫做“海日汗”,意为山神所居之山岳。席慕蓉解释,“采用书信体的形式来写作,使她更能畅所欲言。”而这21封信,作者整整写了六年。

  席慕蓉回忆自己幼时在南京家中,父亲的蒙古老乡来串门,“父母会推我出来唱蒙古歌,这些叔叔伯伯们一边抱着我夸我唱得好,一边抹眼泪。我当时还不甚明白”,后来颠沛流离的生活让小席慕蓉从小很难有固定的朋友,“幸好补习老师送给我一本日记本,我最早的朋友就是日记本,第一首诗也是写在日记本上。”

  她现场朗诵了一首她的诗歌《执笔的欲望》回应热爱她的读者,“有没有可能/是盘踞在内难以窥视的某一个/无邪又热烈的灵魂/冀望/借文字而留存?”

  席:我这次在这第七本诗集里面,有一个比较跟从前不一样的,就是我在后面写了三首以“英雄”为主题的叙事诗,每首都200多行,这三首叙事诗合起来变成一个“英雄组曲”,这个是我现在很渴望可以继续做下去的事,而且对我来说有一个比较新的方向吧。但我现在也还在写爱情诗啊。其实我想,我没有主动往哪里走,诗在带我走,诗是带着人成长的。包括情诗本身它也是一种对生命的珍惜。包括要写英雄,也是对一个历史现场的一种揣摩,也是一种渴望吧。对我来讲,我是心里有那个渴望,然后才写出来。写出来以后,别人说这条路子可以走,那我就走一走,试一试。但是在我生命里面,很多东西还是在触动我。

  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蒙古学文献大系总主编贺希格陶克陶认为,《写给海日汗的21封信》“所谈的内容很丰富,涵盖蒙古族及蒙古高原其他游牧民族历史文化、自然环境等当今仍具有现实意义的诸多问题。席慕蓉却把这些枯燥的历史文化话题从只有极少数学人阅读的学术著作中解放出来,以散文语言和书信形式,以故事化、情绪化的叙述方式呈献给读者。深入浅出,又亲切感人。”

  作家出版社近年来出版了席慕蓉的一系列作品,从七卷本诗集到散文集《蒙文课》《追寻梦土》,又到最新的《流动的月光》与《写给海日汗的21封信》。此次《流动的月光》采用小32开,设计沉静精致;《写给海日汗的21封信》采用大16开,锁线装,便于读者摊开翻阅,书中另有多幅席慕蓉亲自拍摄的照片和她亲手画的示意图。(完)


关键词:

至顶 至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