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艺术的功效

2018-08-03 23:48 来源:未知 网络编辑:admin 阅读 报错

  这里的语言是有重量的,伸手便可触碰与掂量,曾经的《崛起的诗群》为涌动的心开启了一个新纪元,也为中国文学留下了一笔耀眼的财富。“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小红北无疑也是这其中出色的寻找者。“一滴墨的我,闯入一张宣纸的下半生,”读罢《不安排快乐》,心里是暖的,因为那段曾经灿烂的文学仿佛又回当下。当下——一个渴望诗和远方的年代。

  1943年出生,台湾著名诗人,散文家,画家。出版的诗集有《七里香》、《无怨的青春》、《时光九篇》等,曾风靡一时。推荐图书:《述说鄂温克》

  我读书是因为寂寞。少年时代因为战乱的关系,我总在迁徙,于是总成为学校里的插班生。往往来到一个集体里,得到一两个朋友,不久又要换一所学校,我又成为站在门口的陌生同学。最恐怖的时候,我从香港到台湾,考进一个非常好的女校读初二,在香港没有学代数,结果到台湾大家都学过,我在数学课上都是考零分。

  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不但寂寞,而且惶恐,是什么东西救了我呢?就是国文课。国文老师拿我写的作文到别的班去展览,老师还教我《古诗十九首》,让我从此爱上了诗词。我年纪很小的时候就会背《长恨歌》、《琵琶行》,而且是用广东话背。

  三是建立经济特区。为了推进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1980年,党中央决定兴办深圳、珠海、汕头、厦门4个经济特区,实行特殊政策和灵活措施,发挥对全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重要窗口和示范作用。经济特区的建立,使改革和开放的速度大大加快了。

  你可以说我小小年纪怎么能够了解诗歌里的离散、漂泊,但我确实是在颠沛流离中生活,是最初的阅读,让我走出寂寞。

  古之凡民长大壮健者皆在南亩,农隙则教之以战,今乃大异,一遇凶岁,则州郡吏以尺度量民之长大而试其壮健者,招之去为禁兵,其次不及尺度而稍怯弱者,籍之以为厢兵。吏招人多者有赏,而民方穷时争投之。故一经凶荒,则所留在南亩者,惟老弱也。而吏方曰:不收为兵,则恐为盗。噫!苟知一时之不为盗,而不知终身骄惰而窃食也。古之长大壮健者任耕,而老弱者游惰;今之长大壮健者游惰,而老弱者留耕也。何相反之甚邪!然民尽力乎南亩者,或不免乎狗彘之食,而一去为僧、兵,则终身安佚而享丰腴,则南亩之民不得不日减也。故曰有诱民之弊者,谓此也。(选自《欧阳文忠公集》,有删改)

  作家出版社刚刚出版我的一套六本诗集,其中三本是没有在大陆出过的。还有第七本《以诗之名》已经在写,明年会出版。第八本我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写出来了,我要专心去画画,去高原走一走。

  其实人生没有当下,所有的当下都马上成为过去,我只有用诗歌、用记忆,把当下留住,这是艺术的功效。

  在几十年前的诗集《七里香》里,有一首诗写于1959年,那时候我才高三,写我穿过松林,有月光,有鹿的影子。结果到了2003年,我真的看到了我诗里所写的意象,那是在我母亲的家乡,也是一个中秋节的晚上,我穿过山上的松林,看到有长着美丽犄角的鹿,坐在路边看着我。


关键词:

至顶 至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