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山路踱到文庙门

2018-07-30 20:47 来源:未知 网络编辑:admin 阅读 报错

  1964年我由上海支边到新疆,那个时候,了解的仅仅是新疆的地理地貌、气候。1978年以后,经过大学的学习工作,我成了一个了解新疆民族与宗教的研究者。

  ,男,河南汝州人,生于1970年,毕业于龙泉中学,喜欢收藏瓷器,书法,国画,喜欢文学,散文,书画策展、经纪人。

  风原本没有居住之处,随我而来,伴我而往。我怀着一颗敬畏之心远远地凝视它,慢慢地接近它。某一天我突然发现我与城市之间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这是在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卧龙核桃坪野化培训基地拍摄的待产大熊猫“草草”(7月24日摄)。7月29日,中国...【详细】

  霓虹点点,晚风习习,一切的温柔都淹没在这春节的气息里,浓郁高大的树木在一片灯海里摇曳。树叶瑟瑟剥离的声,仿佛开口诉说着这里悄然变化的一切。新城初显雏形,城市夜空街灯璀璨,商业街区流光溢彩,乌鲁木齐市俨然成为镶嵌在新疆大地上的一颗璀璨明珠,这就是这个城市的格调,我对它的第一印象就是这样。

  这是一个粗犷的城市,粗犷到每一眼掠过去都会不自觉地撑大你的胸怀。当然它也是一个很精致的城市,精致到每一点细微末节都需要你去细细咀嚼,方能品味其中悠长。我常想,天山的精华汇聚到这样一个点,得狠心舍去多少璀璨?经过多少朝代的风云酝酿,得挖掘浸泡多少层才能翻开它的历史原样?

  一个人走,从中山路踱到文庙门,探头看看,然后换个方向继续。乌鲁木齐之于其他城市更显时代韵味,应该归功于古代古墙。不管是秋天飘飞的萧瑟,亦或是春天染绿的欣喜,不论是冬天歇满雪花的浪漫,还是夏天摇曳一身的清凉,穿梭在这样的风景里,脚步也变得厚重,连呼吸也文雅了。能看的只是物,能品的才是眼中的风景,乌鲁木齐把几百年的积淀固化在每一个不经意的建筑里,然后又考验着我们把它揉捏在日新月异的建设大潮中。无论这是一种岁月的调皮还是时代的驱使,它都做了最好的尝试。

  如果说街道是城市的一条条数轴,那么交错繁杂的巷子就是数轴旁边那些不规则的点,零星地散落在城中村周围,像一个个固定的音符,按照自己的频率在各自颤抖。在这片城市里,每一种声音都对应着一个故乡,每一种声音都体现着一种生存方式,每一种声音又都孕育着一个新的希望。

  吆喝叫卖声,在风雨无阻的日子里此起彼伏,一种声音刚下去,另一种声音又起来。这声音是值得尊敬的,因为它不是乞讨,也不是哀求。你不需要怜悯它,也不需要同情它,但你千万不能蔑视它,因为这声音是伟大的,是干净的。杂乱的吆喝声与音乐相比,它肯定没有纯音乐那么悦耳,没有打击乐那么动听,但它一定是最纯粹的天籁之响。

  在叫卖声的交易里,每一个钱币都是干净的,除了心酸的汗臭,你绝对闻不到任何发酵的味道,因为它原本就没有掺杂半点杂质。对我而言,叫卖声就像是久违的乡愁。每一声苍凉的叫唤。穿梭在这里的你们或许也和我一样,听到这声音,就会回过头来,因为这声音能勾起无尽的相思,能催生一种购买的欲望。叫卖声是高尚的,它彰显了一种勤劳致富的精神。

  城市的影子,浓缩在小小的菜市场里。在每一座城市里,菜市场是各种声音交汇场所。人多的时候,菜市场就是一锅煮沸了的稀粥。在忙碌的城市里,菜市场是一个城市最真实的连环画册,也是城市中最绚丽多彩的舞台。生旦净末丑,在这里每一个人都是生活的主人。生活是一部百科全书,即便伟大万能的人类也无法把它解释清楚。可以说,有什么样的生活就有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城市,这一点毋庸置疑。

  在这里,跟很多人一样,我也同样怀揣着梦想,梦想在这座充满文化气息的都市中寻找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带着忐忑的心,走在车水马龙的长街上,看着金色光照下的建筑,不免让视线变得模模糊糊。用手指触摸着那些见证过传奇的建筑物,走走停停,思绪充满了惊喜,五味错乱交错,恍惚有种纸醉金迷的感觉。看着穿梭在街道上的路人,看着车来车往,最后都消失在黑夜里。在慌乱的节奏中,我们开始谱写着自己的乐章,自演自唱,来回的翻唱着不同的歌声。

  灯光,让这片城市永不入睡。灯光,让乌鲁木齐这座古城充满活力。在这里,一个黑夜就是一个起点,一束灯光就是一个希望。当落日的余晖还斜挂在高楼大厦的顶端之时,街头巷尾的灯光却已接踵而至。生活,就这样在街头巷尾的琐碎日子中炙烤着每一个人。站在路边上,倾听着城市的呼吸,细数着城市的脉动,见证着城市的变迁。虽然我只是一个外乡人,但是我敢肯定,只有我们才最懂得它的心声。

  再回到如今的T6迈特威,此前的款型碍于它的造型和车身颜色,我们确实很难与家用联系起来,但此次试驾的迈特威悠享版却完完全全颠覆了我们从前的商务印象。

  我知道,就在不远的过去,这里也曾是一片荒芜。我的家乡在远方,我不想辜负我深爱的那片黄土地,所以在这里我努力地打拼。累得撑不住的时候,想起家乡黄土地那充满关爱与鼓励的眼神,我又信心倍增。

  偶尔我也会问,何时我才能袍笏加身,衣锦还乡?当我这样胡思乱想的时候,我仿佛依稀又听到了家乡那块黄土地深沉的叹息。很久之后的今天,我才明白那声叹息中包含的意思,它告诉我:不论生活在什么地方,都得热爱自己生活的这片土地。无论是黄土地,还是钢筋水泥的城市森林,每个地方都有它自己的可爱之处。喜欢一座城市,不是因为你喜欢它的风景,而是因为你在这里留下了诸多经历与回忆。

  像我这样懦弱的人,换一个地方,或许很长时间都会适应不了。可是当我尝试着去爱这片城市的时候才发现,这里依旧有最美的风景,最可爱的人。家乡的黄土地长长叹息的声音,只是为了告诉我,我还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离开了它的呵护,正在四处瞎碰瞎撞,只有它的狠心抛弃,才能换来我的逆境成长。它告诉我,要开心快乐的生活,就像当初在它的怀抱里一样,它不在意那份衣锦还乡的荣耀,它在意的只是我的健康与微笑。

  酝酿好饱满的情绪,我重新审视着这片城市。清晨醒来,我依旧能听到鸟叫,走过公园,我依旧能看到春暖花开。夏天虽然酷暑难挡,但虫鸣依旧是那么美。放满了脚步,沿途美丽的风景,全部清晰地闪现在我眼前,我才发现,原来这片城市也像我深爱的黄土地那么美。

  站在城市的最高处,看风嘶吼着从遥远的天际吹来,温暖如春。来这些年,乌鲁木齐的巨变让我真实地触摸到了城市建设带来的幸福指数。这片城市,开发的声音震耳发聩,建设的蓝图早已绘就。时不我待,策马扬鞭,奋起直追正直其时。可以想见,不久的将来,文明和魅力将是乌鲁木齐新的名片。那些不惹人注意的居民区,如今已高楼云集、生机盎然,丝毫看不到半点曾经的荒凉与孤寂,让人无法想象它的过去。即便它过去如何的落寞,看到的却是它今天的旖旎风光,华灯初上,醉美乌鲁木齐,正在以新的姿态让我们展望。


关键词: 散文欣赏

至顶 至底